再審,將維權進行到底!

作者:張輝律師 來源:北京公司律師網 發布時間:2020/6/28 9:58:21 點擊數:
導讀:再審,將維權進行到底,讓正義不再沉睡。

再審,將維權進行到底! 

打再審官司必讀

“打官司,找律師”,是維護自己權益的需要。

當人們明明有理卻輸掉官司時,通常會陷入深深的痛苦與煩躁之中,不僅自己沒有拿到勝訴判決,還讓自己對公平正義產生失望的情緒,更讓非法分子逍遙法外。

打官司時,很多人都犯下了一些常識性錯誤,例如:有人認為自己通過網絡或者書本獲取一些法律知識、案例,然后對照自己所發生的事情,就能夠輕松的打贏官司;有人認為打官司就是打關系,關系到位了,官司就能順理成章的贏了;甚至有人認為打官司很簡單,只要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請不請律師無所謂,請什么樣的律師也無所謂等等。其實正是這種思想導致了本來應當勝訴的案件卻敗訴了,給自己造成很大的損失,后悔莫及。

面對不公平的生效判決,法律賦予當事人申請再審的權利,作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申請再審,往往決定案件的最終結果。此時,聘請諳知法律、經驗豐富的律師來幫助處理自己的煩惱,無疑顯得尤為重要。

雖然對法官而言,處理再審案件是相對簡單容易的事,是其工作中的極為普通平常的一個事情,每天都要處理再審案件,一年要處理好幾百件再審案件。但對于當事人而言,一生中可能沒有打幾次打官司,由于缺少完備的法律知識、法律邏輯思維和訴訟實戰經驗,不要說是再審案件,就是簡單的民事案件,處理起來往往力不從心,缺少實戰經驗,甚至不知道自己敗在哪里。所以將一個本來應當取勝的案件打敗了,也就是不難理解了。因此,對律師而言,由于再審案件作為司法救濟的最后一道防線,再審案件結果的好壞直接影響當事人的權益能否得到最終保障,直接意味著公平正義能否給當事人帶來一絲曙光。因此,再審案件選擇律師對于當事人也是十分重要的。

關于申請再審的權利,雖然只有短短幾個法律條文,看上去很簡單,其實再審案件涉及到的法律問題往往是博大精深的,其涉及到實體法、程序法、司法解釋、證據規則、訴訟技巧、法官思維等問題。而那些略知皮毛、在浩如煙海法律理論邊緣徘徊的人不可能感到其精遂。打再審官司,不僅業務知識要全面,實戰經驗要豐富,而且心里要成熟,臨亂不驚,具備良好的心理素質,沒有數年的執業經驗和精湛的法律知識,很難處理再審案件。民商再審案件所涉及到的法律問題可能包括《民法總則》、《合同法》、《物權法》、《繼承法》、《婚姻法》、《侵權責任法》、《公司法》、《證據法》、《民事訴訟法》、《人民法院組織法》等十個大的方面,還會涉及到法律理論、訴訟思維、邏輯推理和實戰經驗等更高層次理論,除此之外在具體案件中,每個大的方面又有更細微的分類,涉及的問題更為專業,只有身在其中不斷地研究,才能更加深刻地體會其中無窮的奧妙。而相關的司法解釋、法院操作指南更是細致難掌握,沒有法學基礎的普通當事人是無法利用好相關的規定為自己爭取到最大權益的。

選擇一個優秀的民商再審律師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判斷:

1、健全的法律知識。律師打官司,不僅考驗的是眼光的鋒銳程度,健全的法律知識顯得尤為重要,掌握法律知識越多,就越能夠從多方面考慮問題,將“進可攻、退可守”的戰略思維發揮到極致,可以說打官司其實在一定層面上就是法律知識的競賽,誰擁有越多的法律知識,誰就越容易取得戰役的最后勝利。

2、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有幾種職業的人越老越吃香,其中之一就是律師行業。打官司多了,實踐經驗豐富了,代理案件時就會輕車熟路,容易抓住案件爭議焦點,處理事情事半功倍,能較為有效、及時、全面地處理當事人委托的事務。

3、強大的心理因素。民商再審案件不僅是唇槍舌戰,更是一場心理戰。整個訴訟維權過程中各個環節充滿了心理對抗,在某種程度上講,誰的心態把握的更好,誰具有宏觀的掌控能力,誰分析事態更客觀,誰就能在訴訟中爭取主動,甚至不訴而勝。一個成熟老練的律師,能充分把握好案件的節奏。

4、嚴謹的工作態度。對一個案件投入的精力越多,案情掌握得就會越熟,處理起來越得心應手,爭取委托人的權益就會越多。因此,律師態度“認真”與否,至關重要!

5、宏觀的掌控能力。打官司,切不可就事論事,雖然最終法院援引一兩個法律條文判決案件,但是作為律師,務必具有宏觀的掌控能力,否則就會出現“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下場,甚至可能出現“撿了芝麻,丟了西瓜”的可悲局面。

6、微觀的觀察能力。在訴訟中,雖然法律知識,實戰經營、心里素質、工作態度等硬性要件很重要,但是往往是“魔鬼藏于細節之中”,一個小小的失誤就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同樣,一個細節之處也能夠扭轉乾坤,轉敗為勝。

民商案件申請再審基本常識

再審是為糾正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錯誤判決、裁定,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對案件重新進行的審理。啟動再審的方式有很多,當事人申請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你想申請再審,先來了解下這十個問題吧。

一、我的案件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嗎?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八十條、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當事人對最高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一審、二審民事判決、裁定、調解書,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但下列情形不得申請再審:

(一)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解除婚姻關系的判決、調解;

(二)當事人將生效判決、調解書確認的債權轉讓,債權受讓人對該判決、調解書不服申請再審的案件;

(三)適用特別程序、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破產程序等非訟程序審理的案件;

(四)再審申請被駁回的案件;

(五)再審判決、裁定;

(六)人民檢察院對當事人的申請作出不予提出再審檢察建議或者抗訴決定的案件。

二、我可以對哪些裁定申請再審?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八十一條,當事人可以對最高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下列裁定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一)不予受理的裁定;

(二)駁回起訴的裁定。

三、民事案件再審條件的是什么?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當事人的申請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

(一)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

(三)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

(四)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的;

(五)對審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證據,當事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書面申請人民法院調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調查收集的;

(六)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

(七)審判組織的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應當回避的審判人員沒有回避的;

(八)無訴訟行為能力人未經法定代理人代為訴訟或者應當參加訴訟的當事人,因不能歸責于本人或者其訴訟代理人的事由,未參加訴訟的;

(九)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的;

(十)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的;

(十一)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

(十二)據以作出原判決、裁定的法律文書被撤銷或者變更的;

(十三)審判人員審理該案件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

四、我應當在何時提出民事再審申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五條,當事人申請再審,應當在判決、裁定、調解書發生法律效力后六個月內提出;有《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項、第三項、第十二項、第十三項規定情形的,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之日起六個月內提出。

       這些情形,也就是上一個問題中的第(一)(三)(十二)(十三)項所列舉的情形。

五、作為再審申請人,我應當符合哪些條件?

再審申請人應當符合下列情形之一:

(一)判決、裁定、調解書列明的當事人;

(二)認為原判決、裁定、調解書損害其民事權益,所提出的執行異議被裁定駁回的案外人;

(三)上述當事人或案外人死亡或者終止的,其權利義務承繼者。

六、哪些民事案件可以向人民檢察院申請檢察建議或者抗訴?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九條

(一)人民法院駁回再審申請的;

(二)人民法院逾期未對再審申請作出裁定的;

(三)再審判決、裁定有明顯錯誤的。

七、我可以向原審法院申請再審嗎?

如果符合以下條件之一,就可以向原作出生效判決和裁定的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

(一)當事人一方人數眾多(十人以上);

(二)當事人雙方為公民的案件。

八、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都有哪些方式?

(一)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訴立案大廳及巡回法庭提交申請再審案件材料;

(二)向最高人民法院郵寄提交申請再審案件材料;

(三)通過最高人民法院訴訟服務網提交申請再審案件材料。

九、申請民事再審,我應當提交哪些材料?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民事申請再審指南》,再審申請人應當提交再審申請書,并按照被申請人及原審其他當事人人數提交再審申請書副本。再審申請書應當載明下列事項:

(一)再審申請人、被申請人及原審其他當事人的基本情況。當事人是自然人的,應列明姓名、性別、出生日期、民族、職業(或工作單位及職務)、住所及有效聯系電話、郵寄地址;當事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應列明名稱、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的姓名、職務及有效聯系電話、郵寄地址;

(二)作出判決、裁定、調解書的人民法院名稱,判決、裁定、調解文書案號;

(三)具體的再審請求;

(四)申請再審所依據的法定情形(須列明所依據的民事訴訟法的具體條、款、項)及具體事實、理由;

(五)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的明確表述;

(六)再審申請人的簽名或者蓋章。

再審申請人除應提交符合規定的再審申請書外,還應當提交以下材料:

(一)再審申請人是自然人的,應提交身份證明復印件;再審申請人是法人或其他組織的,應提交加蓋公章的組織機構代碼證復印件、營業執照復印件、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負責人身份證明書;

(二)委托他人代為申請,除提交授權委托書外,委托代理人是律師的,應提交律師事務所函原件和律師執業證復印件;委托代理人是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的,應提交基層法律服務所函原件和法律服務工作者執業證復印件,以及當事人一方位于本轄區內的證明材料。委托代理人是當事人的近親屬的,應提交代理人身份證明復印件以及與當事人有近親屬關系的證明材料;委托代理人是當事人的工作人員的,應提交代理人身份證明復印件和與當事人有合法勞動人事關系的證明材料;委托代理人是當事人所在社區、單位以及有關社會團體推薦的公民的,應提交代理人身份證明復印件、推薦材料和當事人隸屬于該社區、單位的證明材料;

(三)申請再審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經核對無誤的復印件;判決、裁定、調解書系二審裁判的,應同時提交一審裁判文書經核對無誤的復印件;

(四)在原審訴訟過程中提交的主要證據復印件;

(五)支持申請再審所依據的法定情形和再審請求的證據材料;

(六)再審申請人有新證據的,應按照被申請人及原審其他當事人人數提交相應份數的新證據。

再審申請人提交再審申請書等材料應使用A4型紙,同時應當附與書面材料內容一致的可編輯的一審、二審裁判文書和再審申請書的電子文本(word文本),并提供所有紙質文件的便攜式格式文本(PDF文本),將上述兩種格式的電子文本刻錄在同一張光盤中,與紙質材料一并提交。

再審申請人提交的再審申請書等材料不符合上述要求,或者有人身攻擊等內容,可能引起矛盾激化的,應當補充或改正。

十、涉外民事案件申請再審有沒有特別規定?

涉外民事案件中的外國當事人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申請人為外國人的,應當提交其與原件核對無誤的護照復印件,或能證明其身份信息的其他證件復印件;申請人為外國企業或組織的,應當提交申請人身份證明及代表人身份證明。上述身份證明應當經所在國公證機關公證,并經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該國使領館認證,或者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該所在國訂立的有關條約中規定的證明手續。

外國人、外國企業或者組織從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寄交或者托交的授權委托書,應當經所在國公證機關公證,并經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該國使領館認證,或者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該所在國訂立的有關條約中規定的證明手續。外國人、外國企業或者組織的代表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簽署授權委托書的,應當根據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五百二十五條的規定,在人民法院法官見證下簽署,或根據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五百二十六條的規定提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機構的公證書。

再審申請書格式范本

民事再審申請書

再審申請人(一、二審訴訟地位):×××,男/女,××××年××月××日出生,×族,……(寫明工作單位和職務或者職業),住……。聯系方式:……。

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

委托訴訟代理人:×××,……。

被申請人(一、二審訴訟地位):×××,……。

……

原審原告/被告/第三人(一審訴訟地位):×××,……。

……

(以上寫明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加人的姓名或者名稱等基本信息)

 

再審申請人×××因與×××……(寫明案由)一案,不服××××人民法院(寫明原審人民法院的名稱)××××年××月××日作出的(××××)……號民事判決/民事裁定/民事調解書,現提出再審申請。

再審請求:

 

……

 

事實和理由:

……(寫明申請再審的法定情形及事實和理由)。

 

此致

××××人民法院

 

附:本民事再審申請書副本×份

 

再審申請人(簽名或者蓋章)

××××年××月××日

申請民商案件再審的十二個誤區

再審程序是針對不當或錯誤生效裁判的再救濟制度,為廢棄生效裁判既判力、執行力、形成力等一系列拘束效力的法定途徑,屬訴訟法意義上的形成之訴,在我國民訴法中被稱為“審判監督程序”。于實務而言,不必過于糾纏稱謂差異,而在于將該理念滲入具體操作規范,以解疑難問題或糾正不當認識。

由于訴訟程序適用本身固有的前后相繼和疊加,故相對于一、二審程序,民事再審程序顯得更加復雜,但申請再審案件和再審審理案件總量有限。因此,毋寧說當事人,很多律師甚至從事再審工作時間不長的法官也對民事再審存在種種認識誤區。

十多年來,筆者辦理了大量民事申請再審和再審案件,親歷并參與持續多年的審監改革、立法修改、司法解釋制定等,在此對有關問題作一梳理闡述,以裨司法實務回歸立法本意和制度本性。

誤區一:再審申請書不重要

當事人申請再審、檢察監督(抗訴和再審檢察建議)和法院依職權再審為啟動再審的三種方式,但無論立法本意還是案件數量,當事人申請再審無疑最主要的再審啟動方式。當事人申請再審必須提交再審申請書,這為民訴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所明確規定,也是當事人享有申請再審權時應負擔的訴訟義務。

再審申請書的質量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審查效率和審查結果,應當認真對待。實踐中,再審申請書卻往往存在以下問題:

1.從頭到尾從不引用民訴法第二百條第x項,這在形式上就不符合要求,因為再審審查是圍繞十三項再審事由中的一項或幾項展開的;

2.僅按一、二審思路籠統寫“原審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而不是圍繞具體再審事由和個案情況,對原裁判認定和說理展開攻擊,缺乏有針對性的說服力;

3.大篇幅地摘抄原裁判內容,申請再審本身內容較少,造成再審申請書無必要的重復;

4.斷章取義挑刺式地攻擊原裁判的個別詞句表述,而沒有從案件爭議焦點、實體權利構成要件及程序合法性要件展開整體而有邏輯的論述,難以達到啟動再審的標準;

5.具體主張理由與所列引用法條的再審事由明顯不符,實為另一再審事由,在其具體主張有理的情況下,是否裁定再審,令法官左右為難。

出現上述問題,不外乎以下幾點原因:

1.有的當事人或代理律師往往誤認為,糾正原裁判錯誤是法院職責所在,其只要隨便提交個申請再審書即可。殊不知,民事再審仍然要受到處分原則約束,且不是所有的原審錯誤都必須通過或者能夠通過再審予以糾正。

2.誤認為再審申請書相當于起訴狀,等待詢問或開庭時在詳細表達意見或進一步提交書面意見。其實,再審審查不是一審程序,詢問也不是開庭,大多數申請再審案件都是書面審查的,當事人或代理人未必有當面陳述的機會。

3.原審裁判正確,難以找到更好的申請再審角度或新的理由,只能硬湊再審申請書的內容。

4.律師對申請再審案件積極性不高或不負責任(這個你懂的,具體不在此開展)。

誤區二:不提供對己不利的證據材料可提高再審率

再審申請人提供的證據材料不全是再審審查經常面臨的問題。如合同糾紛案件中存在多份相關合同時,再審申請人只提供原審中提交的部分合同,或者提供缺頁的合同文本。有時,這出于當事人或代理人的疏忽,但更多地是出于如下心態:

讓法官在審查時只看到對己有利的證據材料或部分內容,以達到裁定再審目的。且不說,對方當事人可能提供完整的證據材料,僅就裁定駁回還是啟動再審的結論選擇而言,法官選擇前者面臨的風險較小。沒有一個負責任的法官會在基本案情或爭議內容不清的情況下,草率裁定再審,以致后來的再審裁判陷于被動。況且,大多數法院要求需要裁定再審的案件,應調閱原審卷宗。因此,以故意遺漏某些材料或內容,求達到不當引導法官判斷的想法,顯得幼稚且不專業。

其實,上述情況更多地出現在申訴信訪材料中,在訴訪分離的格局下,作為專業的法律人,無論法官還是律師,都應該要以法律之道來應對法律問題。

誤區三:再審審查案件三個月內必定審查完畢

民訴法第204條規定對當事人申請再審案件的審查期限為三個月,也就是說,三個月內要么裁定駁回,要么裁定再審,要么作裁定終結審查、并案等特殊處理,總之要有審查結果。但在實踐中,有一部分案件無法在三個月內審查完畢,其中相當比例的是擬裁定再審的。

因為裁定再審案件往往需要調卷,法官審查更加細致,考慮更加周全,內部審批程序也更加復雜,有時要經過所在庭的審判長聯席會議,甚至院審委會討論決定。

對于審查超過三個月的案件,一般不能認為違反法律規定,因為民訴法第204條規定了延長審限的制度。民訴法第209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人民法院逾期未對再審申請作出裁定的”,當事人有權申請檢察監督,但實踐中,幾乎沒有因此而提起檢察監督的案件,一定程度上也是考慮了上述情況。

因此,作為再審申請人不應急于要審查結果,一定程度上,審查時間越長,裁定再審的可能性越大。

誤區四:詢問等于開庭,所有審查案件都要詢問

雖然經過兩次民訴法的修改,再審審查程序具備了一定的訴訟屬性,但其畢竟不同于再審審理和裁判程序,民訴法也未規定審查期間的開庭制度。最高法院有關司法解釋及《解釋》規定了詢問制度(很多人習慣用“聽證”)。

 

詢問不同于開庭,其程序相對較為靈活,不強制要求全體合議庭出席,實踐中往往是承辦法官與書記員聽取當事人意見;沒有公告送達、拘傳等開庭程序,可以聽取雙方或單方意見;詢問過程不嚴格要求區分調查、辯論、最后陳述等階段?!督忉尅返?97條規定,根據審查案件的需要決定是否詢問當事人;新的證據可能推翻原裁判的,應當詢問當事人。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以“新證據”為由申請再審就一定會進行詢問。只有“新證據”成立,擬裁定再審的,才必須詢問。實踐中,大部分案件中所謂的“新證據”并未達到推翻生效裁判的實質要件,可以不經詢問直接裁定駁回申請。

誤區五:當事人在原審中未主張的理由不能納入再審審查范圍

原審審理范圍圍繞當事人的訴訟請求進行,再審為對生效裁判的特殊救濟程序,再審審查圍繞當事人所提再審事由進行,故有觀點認為,當事人在申請再審中的主張只能以原審所主張的理由為限,新的理由不能納入審查范圍。但這一觀點混淆了訴訟中的具體理由、再審事由及再審請求的區別。

我國民訴法規定的十三項再審事由內涵豐富,特別是最常用的“認定事實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和“適用法律確有錯誤”規定較為籠統,加之實體法和訴訟法交織的復雜情況,對再審審查的具體范圍需要區別對待。

除了新證據的再審事由外,多數情況下,原告申請再審時的主張往往不會超出原審的主張,否則就很有可能構成另一訴訟標的,需要另案解決。而被告享有多種抗辯(權),其為再審申請人時,審查范圍問題就顯得更為典型,故以下以原審被告申請再審為例。

被告享有的抗辯(權)包括:1.權利障礙抗辯,即主張原告權利根本沒有產生,包括合同不成立、當事人無行為能力、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等; 2.權利消滅抗辯,即主張原告權利雖曾產生,但已歸于消滅:如清償、提存、抵銷、混同等;3.實體法上的抗辯權,如同時履行抗辯權、不安抗辯權、先履行抗辯權、訴訟時效抗辯等;4.程序法上的抗辯,如包括妨礙訴訟抗辯(如法院無管轄權、原告主體不適格等)和證據抗辯(如原告證據不合法等)。

以上抗辯(權)還會形成多種子類型,至少可以形成三級目錄的“抗辯(權)樹”。

例如,將實體法上的抗辯權作為一級目錄,那么,同時履行抗辯權、先履行抗辯權、不安抗辯權等應為二級抗辯(權);根據合同法第68條,不安抗辯權包括四種情形,則可形成三級抗辯(權):(一)經營狀況嚴重惡化;(二)轉移財產、抽逃資金,以逃避債務;(三)喪失商業信譽;(四)有喪失或者可能喪失履行債務能力的其他情形?!?/span>

由于抗辯體系的復雜性,原審被告申請再審的理由與其在原審中的抗辯可能形成不同的關系。

一是重復或者選擇原審中的部分抗辯理由;

二是一級抗辯類型不同,如原審以權利障礙抗辯,申請再審則以權利消滅抗辯為理由;

三是二級抗辯類型不同,如原審以同時履行抗辯權抗辯,申請再審以不安抗辯權為理由;三級抗辯不同,如原審以對方“經營狀況嚴重惡化”為不安抗辯權情形,申請再審時則認為對方“喪失商業信譽”;

四、跨不同類型和級別抗辯,如原審以原告主體不適格抗辯,申請再審則以原告權利消滅為由。

如果認為只有第一種情形屬于再審申請的審查范圍,后三種情形中申請再審的具體理由無論是否成立,均不能納入審查范圍,則與立法本意和司法實踐相去甚遠。實際上,以上各層次的抗辯(權)均可能涉及證據、事實、法律、程序等問題,即可能對應不同的再審事由。就再審審查而言,被告作為再審申請人所提出再審事由均應納入審查范圍,而不應局限于其在原審中均提出抗辯(權)。

向最高院申訴有多難?天下第一難!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云南快乐十分计算方法 哪个股票软件看股票好用 浙江6十1下期预测号码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3d太湖一句定胆虎剪尾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数据 好运彩是正规网吗 安徽快三走势图牛 内蒙古快三遗漏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