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詢問的技巧

作者:尚道君 來源:中國公司律師網 發布時間:2019/6/24 11:56:40 點擊數:
導讀:交叉詢問的技巧

交叉詢問的技巧

在收集整理大量關于交叉詢問技巧的著述之后,我們隊這一技巧做個概述以幫助那些律師新手了解那些老練律師在其艱難經歷中獲得的經驗?!?/span>

一、準備是關鍵

有些律師似乎擁有進行高效率交叉詢問的天分。維多利亞時代的偉大律師蒙特哥.威廉姆斯這樣說道:“就職業角度而言,我可以看透一個人的表情和他的內心?!钡窃诮裉?,問題的關鍵在于大量辛苦的前期準備工作而不是非凡靈感促使的突然襲擊。即席表演通常是必要的,但是與那些基于審前的各種方法發掘出來的事實而進行的有計劃的提問所獲得的結果相比,這種即席表演的效果通常要小很多。計劃的步驟被認為很大程度上是與調查詢問有關的工作。對于所有的對方證人而言并不是都需要按步驟來進行。沒有任何一個案件能夠承受得起進行徹底充分準備的花費。不過審判前的準備工作室日復一日運轉的案件中成功地進行交叉詢問生長的土壤。一些律師主張在審判過程中有以為助手或者當事人為準備以后的詢問進行書面記錄要好于交叉詢問人自己記錄。在法庭上應當避免對詢問人提出口頭建議。在直接詢問過程中交叉詢問人無法拿出大量的實踐做記錄或者談話。交叉詢問人的任務就是認真傾聽直接詢問人和證人所說的每一個字??傊?,兩個關鍵問題:一是審判前的準備,另一個就是在審判過程中集中注意力。

二、沒有無目的的交叉詢問

在電影當中漫無目的的交叉詢問總是能夠獲得令人吃驚的結果。在現實世界里,這種無目的的交叉詢問通常是沒有效果的,而且會產生反作用;交叉詢問人典型的勝利在于使證人重復破壞性的證言,以及使敵意性證人在交叉詢問人典型中增加在直接詢問中忽略的不利的事實。一般的觀點認為,律師不應該對所有的證人都進行交叉詢問,除非他確信他可以通過交叉詢問達到某種對其有利的目的。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這種目的可能是:

第一,引出新的案件,以證實直接詢問或者本案涉及的某些問題;

第二,通過調查證人證言的細節以及暗含的意思以驗證證人所講述的事實,希望借此法學矛盾之處或者不可能之處;

第三,引出事實,比如審判前所作的矛盾陳述、偏見,以及有罪的事實來彈劾敵意性證人或其他不利證人。

在追求這些目標,特別是后兩個的時候,交叉詢問人必須清楚有大量的瑣事在等待著他。在交叉詢問中引出一項不利的回答可能具有更大的破壞性。交叉詢問人在交叉詢問中贏得案件很難,但是輸掉卻很容易。相應的,證人在字節詢問中沒有產生不利的作用,如果為了第一個或者第三個目的而對其進行交叉詢問通常是不明智的。在許多案件中當直接詢問人把證人交給交叉詢問人是,交叉詢問人應當直接說:“沒有問題,法官閣下,這個證人可以通過?!?/span>

還存在著這樣的證人,他們的直接證言具有破壞性,甚至,如果陪審團相信他們的直接證言就會使交叉詢問人輸掉整個案件。交叉詢問人就必須根據情況馬上做出判斷:該直接證言是不是非常據有說服力,如果放棄交叉詢問的話陪審團是不是可能認為該證言是真實的并予以采納,以此做出對交叉詢問一方的不利判斷?在這種情況下,交叉詢問通常是必要的?!拱椎卣f,如果直接證言具有相當大的說服力而交叉詢問人對證人沒有有力的攻擊手段的話,交叉詢問就必須考慮要么進行“撒網式”的調查,要么尋求恢復私下里和解談判。

除非交叉詢問人合理確信證人的回答對其有利,否則不能把一項關鍵的事實輕易向對方證人披露。同樣的,寬泛的提問會給證人打開一扇大門即為證人提供一個加強其直接證言的機會。例如,“你對此如何解釋?”或者“它是如何發生的?”這些問題通常是不明智的。如果在交叉詢問中獲得一項前后矛盾的事實,一般而言,最好是停下來通過辯論強調這種辯論中出現的不一致,而不要繼續逼迫證人。如果交叉詢問人用另外的問題來逼迫證人,這個新問題會給證人一個推翻和解釋他所作承認的機會。

在進行一項檢驗性或者探尋性的詢問過程中,不宜按照直接詢問的順序。一位評論家建議:“如果證人說謊,就用連續的幾個問題從該證人的陳述的一點跳到另一點,不讓他有時間和機會做銜接性的陳述:向后、向前、再向前、從中間返回到開始,如此進行下去?!?

三、交叉詢問時給陪審團看的,而不是給當事人看的。

交叉詢問人通常有一種在當事人面前展示一下他的智慧和技巧的沖動,或者為了滿足客戶對對方證人的敵意心理而設法使對方證人出丑。通常而言在間接事實上的小小勝利很容易獲得。但是,在富有經驗的代理律師與道了新環境就緊張的證人之間顯然是不公平的。交叉詢問人必須時刻保持清醒認識在他與證人之間的這張不平等性,而且,大多數的陪審員喜歡吧自己想象成證人的角色來考慮問題。交叉詢問人必須特別禮貌第向值得同情的證人提問,比如兒童、犯罪的受害者以及喪親的人。對證人越好,給陪審團的印象就越好,一般而言,機智老練以及禮貌要比恐嚇和嘲笑好得多。但是,少數情況下,一旦交叉詢問人確信一個關鍵的證人在作偽證,并且他可以揭露他,此時,對該證人的攻擊不能手軟,必須直中要害。

四、在一兩個地方下功夫;用一個恰到好處的總結收尾。

當交叉詢問人已經獲得一個重要承認,他不應該再糾纏于這個承認的邊緣效果而繼續詢問證人以獲得其他事實,或者冒著證人推翻前言的危險而讓其重復。如果此時他有其他重要的攻擊點,就應該轉過去,在他對最后一個攻擊點完成之后就結束詢問。用恰到好處的總結收尾:“當你已經鉆到事由就不要在鉆了?!苯徊嬖儐柕挠绊懥θQ于結尾時留下的總體印象,而不在于交叉詢問人對證人的辯論交鋒中取得多少技術得分點。

這些一般原則都是有價值的指導原則,交叉詢問人必須根據他所面對的情況采取不同的技巧。在對同一個證人交叉詢問時,老練程度不同的律師會采用不同的技巧。


上一篇:張明楷:律師刑事辯護應注意的六大問題 下一篇:
云南快乐十分计算方法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韩国快乐8开奖真假 在线白银配资 四川快乐十二前三直选 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官网开奖 股票分析师李鑫央视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 二分时时彩